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陈柏霖现任女友 >> 正文

【江南】剪纸青春(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柯奈的奶奶有一双很灵巧的手,很多好看的彩纸在她的裁剪下都能变成很生动的手工艺品,包括那些最最平凡的草稿纸,经过奶奶的改造也能变成栩栩如生的蝴蝶或者静默生长的幽兰。

奶奶身高不足一米五,脸上全是波浪一般的条纹,封建时代留下的小脚让她看起来弱不禁风,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刮走。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身材佝偻的老妪,靠着自己这门独特的剪纸手艺,在习水街的尽头开了一间小店,让柯奈在没有父母呵护的情况下也衣食无忧地活了下来。

习水街的小孩儿都拿着自己喜欢的彩纸找奶奶改造成好看的形状,可是同龄的柯奈却特别不喜欢剪纸,因为在那间老旧的屋子里,纷飞的纸屑随处可见。

别家小孩儿都用好看的明信片装饰着自己的小屋时,柯奈的小房间就只能被纸淹没着。

没有裁剪过的纸,变成了蝴蝶、兰花、女人之后的纸,各种颜色各种样式的纸。

奶奶总是喜欢把那些小孩儿留下的边边角角碎纸片收集起来,剪成比较娇小精致的小花贴在柯奈房间的墙上,以此来挡住岁月在木墙上留下的斑驳的痕迹。

柯奈以前是很喜欢那些漂亮纸片的,她喜欢看着那些纸片在奶奶的小剪子下舞动着,找到属于自己的鲜活的生命,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柯奈上了幼儿园。

幼儿园有孩子童言无忌,说柯奈没有爸爸妈妈,柯奈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语,确实在她的世界里,除了奶奶,就是剪纸。

柯奈从来都不是能忍的孩子,从小便是这样,于是她像是一个发怒的公鸡一般,拉着那个孩子就开始狂揍,可是瘦小的她完全不是对手,战后的柯奈,像一个破旧的布娃娃。从此以后,幼儿园再也没有小朋友愿意和她玩。

脏脏的柯奈回到了家中,这个依旧只有剪纸和奶奶的房子,一看到奶奶,柯奈的委屈就开始扑了上来,她还没有放下书包就抱着奶奶哭了起来。把刚刚揍人不成反被揍的伤痛都哭了出来。

奶奶轻轻地安慰着她,所谓的安慰只是轻轻摸着柯奈的头,奶奶和柯奈一样,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善言辞。

把所有的委屈哭了出来之后,柯奈睁着自己大大的眼睛,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奶奶。问出了一个困惑她很久的问题。

她说,奶奶,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妈妈。其实那时候的她不知道爸爸妈妈是怎样的存在,只是看到身边的小伙伴上下学都有人来接,可是奶奶却只有在她刚进入幼儿园的时候送了她几次,在她认识了路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听到柯奈的问题,奶奶身子一僵没有任何回答,只是依旧挥舞着那双褐色长满褶子的双手自顾自地剪着手上的纸片。只是平日里面灵巧的双手一度差点剪坏薄薄的纸片。

过了良久,奶奶才缓缓开口告诉她,其实柯奈是由剪纸变成的,所以所有的纸片都是她的父母。

柯奈看着房子周围那些生硬的纸片,伶仃地贴在墙上,她不知道,父母也可以这样没有温度,没有感情,于是她开始怨恨起这样的父母来。

所以从那时开始,柯奈便开始讨厌那些剪纸。在她小小的心里,别人的爸爸妈妈都能够陪孩子玩耍,给孩子买好看的衣服,可是这些剪纸,只能静静地看着她。

后来慢慢长大了些,柯奈渐渐明白,关于她的身世完全是奶奶善意的谎言。这样的家庭,让柯奈变得格外早熟。她懂事之后,就再也不会问关于父母的事情,因为有的事情,留在心里是个迷,知晓之后就可能成为一个疤。

可是对于剪纸的讨厌就跟讨厌那些遮掩不住的贫穷一般,随着时间的增长变得愈发浓郁起来。

打心眼里,柯奈是不喜欢这里的,尽管这里也跟着时代变换,但是那种恒久流传下来的腐朽气息却始终消散不去。

习水街,就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在岁月的末端喘息着。

为了迎来一场新生。终于在柯奈十二岁的时候,习水街进行了一场大改造,路上原本的青石板变成了生硬的水泥。街旁两侧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道路越来越窄,生路越来越宽。

很多房子不符合规划的标准,所以只得拆掉。奶奶的剪纸铺首先就被列入了拆迁计划。对于这样的消息,柯奈感到十分的开心,她是不喜欢这间剪纸铺的。破旧的木质门,唯一的装饰就只有四处挂着的各种剪纸,长的,短的,动物的,植物的。可是她知道,不管它们如何多变,如何精美,它们都只是一张纸而已。

属于孩子们的新奇的玩意儿越来越多,剪纸铺生意越来越冷清,奶奶尽管很不舍,却也在收到一笔合理的赔偿后,带着柯奈离开了习水街,在镇里租了一座小房子。就为了让柯奈更好地完成学业

彼时柯奈正好步入初中,奶奶却已经年过花甲,靠着卖菜和政府的低保过活。就是这样贫苦的条件下,奶奶依旧没有让柯奈放弃读书,因为成绩优异,刚踏入初中,校长就免除了柯奈的一切费用。

虽然没有了剪纸铺,柯奈依旧没有摆脱那些零碎纸片的阴影。闲暇时的奶奶就会拿出那些小剪刀,因为没有了剪纸铺,奶奶也不再买好看的纸片,所以柯奈用过的课本经常会在奶奶的剪子下化身成各种各样的形状。这样的剪纸并不好看,就像是一个人穿上了完全不合身的衣服一般。

可是奶奶看向这些剪纸的眼神中,分明充满了眷恋,每每这个时刻,柯奈就会觉得格外的烦躁,消除烦躁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找小米。

认识小米是初一分班的时候,她和小米巧合下做了同桌。小米活泼开朗,几天下来两人就成了好朋友。

小米来过柯奈家几次,和柯奈一样,她也不喜欢那样陈旧的剪纸。这样古朴的艺术,大抵是不会有这个年纪的孩子喜欢的。

只有不沾染尘世的初心和经过岁月沉淀之后的灵魂才能感受得到。不同的是前者是对新鲜的好奇,而后者是对人生的领悟。

不喜欢剪纸,小米也不怎么喜欢奶奶,因为奶奶总是不懂得怎么与人交流,穿着灰色的麻布衣服,身上还有一种专属于老人的死亡气息。

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柯奈去小米家找她。

因为自身的贫穷,柯奈一度沉默寡言,不与人交际。除了小米,没有人知道她是由奶奶独自抚养长大的。这样的隐藏,倒让人觉得柯奈清高并且孤傲,整个初中,柯奈都只有小米一个朋友。

边远的小镇,重男轻女特别严重,小米有一个弟弟,父母的眼光全都集中于那个小小的男孩儿身上,丝毫没有分出丝毫的关心给小米。纵使家境优渥,小米性格却格外尖锐,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柯奈和小米,就像是两条快要渴死的鱼,一直相濡以沫着。

小米好玩,在不影响学业的情况下,柯奈总会陪她做各种古怪的事情,她深知只有学习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总是发了疯的学习,受到她的感染,小米成绩也是十分优秀。

初二的时候,班上流行用纸折花瓶,小米用了两天时间给她折了一个篮球大小的花瓶,被柯奈抱回家放在了自己的书柜上。等她第二天放学回来时,原来的花瓶已经被奶奶改造过了,原本光洁的瓶身增加了一些好看的花边,看起来倒比原来好看些,可是柯奈却没有丝毫的开心。

看到自己好友送的礼物被破坏,柯奈顿时像一只暴怒的公鸡一般,在奶奶自豪的眼光中将花瓶摔在地上。

对于奶奶的嫌隙仿佛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积攒,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那些用纸折成的方块被摔得七零八落,

柯奈这才看清,那些花边是奶奶后来加上去的,并不是用自己的剪子剪坏了她的花瓶。

奶奶没有说话,蹲下微驼的身子去捡那些纸块。

柯奈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比奶奶高了,她回想着奶奶平日里对她的好,心里的愧疚如潮水一般涌来,但是笨拙的她始终说不出道歉的话语。明明看着奶奶这么失落,她的心就像是掉进了水里,湿漉漉的,明明想说我错了,明明想蹲下去扶起奶奶,可是身子像是不听使唤一样,一步步朝着门外走去。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米的家里,她自然没有把这个插曲告诉小米。她怕听到小米用那种不屑的语气谈起奶奶。

或许是奶奶一直都与纸有着不解之缘,等到柯奈回家的时候,那个花瓶就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奶奶如平常一般跟她讲话,只是从此以后,奶奶再也没有动过她的东西。

初三是冲刺的阶段,贪玩的小米也收敛了许多,柯奈也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在整个年级,柯奈永远稳坐第一,小米也没有脱离过前五。共同的努力中,柯奈跟小米越来越要好,跟奶奶,说的话越来越少了。

录取通知书发下来时,柯奈的名字毫无悬念地放在了红榜的最高点,班主任联系她说县里的高中可以让她第一学期的一切费用全免,本来还能去市里更好的高中的她选择了留了下来。

那时候微薄的低保根本不能满足市里那昂贵的生活支出,还有她最好的朋友也在县里,虽然两人没有在同一个高中。

高中的生活比初中要复杂得多,第一次月考,柯奈的名字跌到了中上的位置。这让一直成绩优异的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所以她只能更加努力,每个星期放假,她也只有偶尔回一回镇里那个家。放假回家看到残破的屋子和奶奶越来越多的黑斑以及皱纹,柯奈就会觉得十分的恐慌,这样的破败的生活,她生长了十五年,想要逃离的欲望越发强烈。所以只是跟奶奶说一些官方的关怀,拿好必备的用品之后她又很快返回了学校。

柯奈没有在的日子,奶奶还是一如既往地卖菜,剪纸。时光是一把刻刀,削去了那双手上多余的肉,本就枯槁的手失了生命的颜色,只剩一层皮包着。青黑色的经脉潜伏在那层皮之下,仿佛只差一个时机那些青筋就会挣脱出来。可是她依旧坚持着剪纸,虽然有时候,因为眼睛的浑浊,快要完工却被一刀剪断了。

年迈的她已经不能再做这样精细的活儿,可是除了剪纸,她实在不知道怎么打发那种深深的孤独。

墙上的剪纸还是换了一批又一批,柯奈一直都没有看出来。

因为忙碌的生活,柯奈跟小米的联系少了许多,两人都为各自的生活奋斗着。在柯奈还在为了下一学期的奖学金奋斗时,小米已经买了手机。

小米给柯奈留了一个号码,说没事的时候就可以打电话找她。学校旁边的话吧打电话只要一毛钱一分钟,所以柯奈一有不顺心的时候就会给小米打电话。

上了高中之后的小米依旧风生水起,比起初中更加张扬了。所以通话的时候,本来是要给小米说心里话的,结果变成了小米给柯奈讲那些有趣的事情,可是时间长了,两人似乎没有了什么共同的话题。

这样的小米,跟柯奈的距离变得遥远了起来。这让柯奈隐隐约约有了些恐慌。

有一次回家,奶奶问起小米的情况,柯奈含糊地说出自己没有手机,跟小米不方便联系。这样一句敷衍的话语,却被奶奶记在了心里。

等她回到学校之后的某天,上课期间就被老师叫了出去。

她走出教室,看到奶奶就站在走廊的一端,她走过去,发现奶奶只能到她的肩膀了。

奶奶递给她一个盒子,她一看,是一个新手机,一瞬间感觉百味杂陈。奶奶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眼神中有一些慈爱,她说,你已经这么大了,需要跟人家多联系,有个手机总归是方便一些。

柯奈没有说话,只是拼命点头,抑制住自己想哭的冲动,奶奶递给她之后便转身离开,蹒跚的脚步深深印在了柯奈的心里。

收到手机的柯奈趴在桌子上哭了一节课,那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了座机,可是奶奶却始终不舍得安一个,所以每一次给柯奈打电话都要跑去对面的小卖部。可是却因为柯奈无心的一句话就特意买了一个手机送到学校来。

柯奈拿着手机,里面已经装好了手机卡,手机虽然样式很老,不似小米的那样粉嫩讨喜,但是始终方便了跟小米的联系。

放学之后她就给小米打了电话,告诉了她自己有了手机这件事情,小米表现得比她还要兴奋,一个劲地说以后可以天天跟她联系了。对于奶奶的愧疚,又被强烈的虚荣心给淹没了。

她和小米似乎又恢复了初中的形影不离。小米依旧是那个特立独行的孩子,依旧跟她一样没有朋友。直到某一天,小米发短信柯奈她恋爱了。

柯奈十分惊讶,她从没有想过一向目空一切的小米居然会陷入早恋的泥淖。而且陷入爱情的小米,看起来十分幸福。

小米告诉柯奈,她的男朋友是在网上认识的,一个成熟的男子,虽然没有见过面,却让她有被呵护的感觉。通过小米的描述,柯奈知道自己的好友是陷进去了,可是她怎么也理解不了这样的感情,没有丝毫的相处,单单通过聊天就能产生爱意吗,柯奈十分怀疑。

为了让柯奈相信这样的感情,小米给柯奈申请了一个qq号,然后加了很多陌生人。小米自豪地说,你也会遇到你的幸福的。

现实里面,也有很多人追求过柯奈,可是这个年龄的男生对于柯奈来说简直幼稚之极,所以对于小米的做法,她有些不以为意。

可是后来,柯奈果真遇见了这样的一个人,他有着成年男子所有的老成,懂得安慰柯奈的心事,也懂得包容柯奈的困窘与不堪。

不知不觉中,柯奈习惯了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当那个人提出交往的时候,柯奈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那时候小米跟那个男朋友已经如胶似漆,已经商量起了见面的事情。

郑州治疗癫痫病哪好
婴幼儿癫痫如何确诊
昆明公立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肤见謭识网 | 泡性角膜炎 | 临潼兵马俑 | 即墨大信镇 | 抠图的方法 | 杭州萧山机场航班 | 最好的财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