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发电机设计 >> 正文

【流年】患者与牙医(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七天前牙医有约,要林老头今天下午装假牙。

林老头日盼夜想,终于到了这一天。出门走了几步,又退了转来。倒不是太阳大了走不得,正如一句俗话说的,看戏流眼雨,替古人担忧,他担心牙医这时候操作受天气闷热影响,产生心浮气躁,危及安装质量。用他的体会推及他人,这是下午两点,往往是精力不易集中的时候。脑壳在下午三四点反而比下午一两点清醒,替牙医打算就是替自己打算。干脆还等一个钟头。反正距离不远,只有一华里,下午三点去是不会碍事的。

林老头退回家没有别的,就想在电脑键盘上敲打一些字,有太多的往事还没有变成文字。

忙事情时,一下子点把钟就过去了,林老头又风风火火马上动身。三点过七八分,林老头到了以前尚无任何交道的只在七天前有一面之交的陈试牙科。三十六七岁的牙医陈试坐正面电脑后面,在手机上和人通话,林老头说了一句慢些忙,算打了招呼。陈试的父亲坐侧面靠墙的位子上,这是没有点头之交的镇上老人,林老头向木雕菩萨似的陈试父亲说了一句你好,就一排坐下来。此时来得正是时候,只有林老头一个患者,业务一般都是上午忙。通了话,牙医好像没事人一般,看也不看一眼。林老头立即起身说:“我是按你七天前约定时间来装牙齿的,有了没有?”

牙医居然好像忘记这回事了,怀疑问道:“你是谁?”

“我叫林建华,和沈子明、你母亲是同学。”七天前林老头就在这里当着牙医、牙医的堂客和他父亲这样说过。沈子明是同学也是当地名人,这样提便于他想起来。

“正要找你。”牙医把失去的记忆找了回来,以守为攻说了这几个字,没有多余的话,就一指,“睡上面。”

林老头规规矩矩顺从地躺在手术椅上。他是一个真正没有多话的人,别人有问,他才有答。别人不问,他不会无话找话,不给任何打搅。这时候,完全信任服从他同学的这个儿子。现在,牙医就是皇上,由他操作起死回生,给剩余的牙群增添新伙伴,变成完整家族,使口腔问题得到完美解决。

陈牙医快速地在后面旁边柜子的屉子里翻了两下,拿出物件,要林老头张大嘴巴。

林老头把嘴巴张得能一口吞下娃儿糕,说时迟那时快,假牙接触林老头嘴巴之时,“哎呀”一声,吓得牙医马上收回手。林老头忽然预感不对,冥冥中觉得不是那玩意儿。

陈牙医果然张冠李戴拿错了物件,林老头在紧要关头,放下斯文,不由大声说道:“我的是右边三个上牙,当中一个的。”心里不由埋怨,你中午难道灌了黄汤不成,当医生的人怎么能够这样糊汤(糊涂)。心里埋怨不敢说出声,怕说了更加乱来,又恢复了原状,不再言语。他人操作之时,任何言语,都属多余,只会干扰。

牙医重新拿出物件,不须展示,再向林老头嘴里安去,林老头又是一声叫,感觉牙医下手重了。他还是背住了,没有继续发出叫喊。

牙医继续鼓捣,强行挤压,宽他的心说,莫怕。几番鼓捣,好不容易把牙齿挤了进去。林老头觉得此人缺乏医生的轻灵,却有斗殴者的野蛮。此时增加的,不像是有益于口腔的东西,好像安装了定时炸弹,增加了安全隐患,上有尖刀在割肉,直刺牙龈上部,中有硬石挤两边,挤松好牙。这么挤,口里幸存者会有危险。就说要不得。

牙医说都是这样,要有适应过程,等十天就好了。又问哪里要不得。

林老头说:“上边戳,当中向两边挤。”

牙医把假牙扯出来再弄了两下,林老头还是规规矩矩躺着,看不清牙医怎么搞的。三秒钟后又捣挤进去,疼痛依旧。牙医可没有执业多年所具有的炉火纯青功到业熟的水平,像个搞实验的新手。所不同于新手的,是世界顶尖高手的自信,好像一个善打大仗的将军对付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仗成竹在胸不值一提。林老头说,还是紧了。牙医又霸蛮一起,修改,再塞进去,还是大。一连五起五进(一个精密的医生上牙齿需要五起五进吗?多少次完成精确度,林老头成了实验工具),经过他快速调整的假牙顽固坚持错误,没有质的飞跃,只有痛的依旧。上戳中挤的瑕疵所产生的巨大创痛,依然存在患者口里挥之不去。牙医的自圆其说自我解释是:什么事情都有个适应过程,不能急,哪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呢?时间到了就好了。沈子明也在这里诊换过牙齿,现在不是很好?你回去,哪里有问题就来找我。好像现在没有问题似的,林老头不由怀疑,他是不是冒牌的?

林老头从躺椅上站起来,牙医就对他看着。林老头看他的架势,知道该拿实质性的东西了,前面交定金给了三百,还有三百从裤袋里掏出来,迟疑地给他。两清了。牙医接过钱,说有问题就来找,假牙保修十年。

林老头为假牙能保修十年感动,又为现在产生的疼痛而遗憾。心里不踏实,觉得有哪里不对,这么简单就结束了,这个钱是不是来得太容易了一些。弹指一挥间,妙手回春的没有,妙手拿钱已成,没有想象的得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实质改观。现在就有蛮大问题,他不知道是继续请求他搞好了走,还是现在走了以观后效再说。让他继续搞,口里刚才五出五进,情况还是一样的,干脆以观后效了再说。有不有效?权且信任他。此时他就像个没有主见的蠢棒,牙医怎么说就怎么信,信以为真目前之疼痛是短暂的,马上就会成为过眼云烟。牙医又在为慢来的顾客医牙了,觉得有什么话还要问,又不知道怎么问,问什么。脑壳里像灌了米汤,就糊糊涂涂出门走了。侥幸地想,不会有差错吧。

林老头走在路上想,能够这样飞快弄钱的,要算高精尖技术。怎么一点没有体现出来,实际和野蛮施工的普通人没有两样。如此牙医,随随便便抓个年轻一点的视力正常的力气不是特别弱的,训练个把星期,挂上牙科牌子,就可以创造财富神话。就可以十亿人民产生五亿牙医。牙医上次用了两分钟糊石膏进嘴做模,这次用了两分钟装牙。四分钟搞定。石膏成本,厂家生产牙齿费用相加,所有名目不会超过两百元,四分钟就得了同样是劳动者打工人员四天的工钱还多,每分钟在百元以上,怪不得搞牙科的日进斗金,没有两把刷子,也没有不发财的。林老头可没有谈贵与贱的问题,花得值,贵点也没有关系。到处一样,都在念念有词实践一个使用频率最高的话,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到了医生那里,任其宰割是没有办法的事,没有物价部门限价,要么你就不进这个门。人们抱着既恨又无可奈何的态度摆脑壳:现在的医生呀……白衣天使……白衣魔鬼……

林老头轻轻松松走来,昏昏沉沉回去,四百米路程像是走的四公里,比牙医施工的时间多了好多倍,只是这是无效劳动,没有一分钱的进账,只打出帐,要打出一坨钱。到了家里,堂客看见愁眉苦脸,就问,“怎么像谁借了你的米还了你的糠?刚才到哪里去了?”

“五刚角要尅了!”林老头一边说一边在椅子上坐下来。要表达的意思是:“我装假牙去了!”由于假牙在嘴巴里,讲话发音不如平常顺畅,像含了热萝卜,就念成“五刚角要尅了!”

堂客好像和外星人对话,听不明白。再问,林老头一个个字吐,用手指指嘴巴,堂客才恍然大悟。说,“你出去不讲一声,我好给你打伴去……去的哪一家诊所?”

“陈胜啊里(陈试那里)。”

“我先听你讲的是准备到熊牙医那里,怎么换了汤头?”

接下来林老头说的意思是,别人说那里便宜,又想是同学儿子开的,有了问题好找,就到那里去了。不想这一下搞怪了,花钱买罪受。我吃亏得要死,不讲了。堂客还在讲有关话题,林老头再不搭腔,好像一句话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讲出来。又痛苦地走到竹沙发边头放平倒下来,默默无语不和堂客搭腔,像忽然来了一场大病。

假牙像个调皮捣蛋分子搞恶作剧,使得满身不舒服,口里是越来越明显的挤压、刺痛。不好,连带手臂腿脚也麻木起来了。林老头忧心忡忡,这是不是搞牙齿搞出其他名堂其他并发症来了?这些六十岁以上的人比年轻人在乎生命。怎么办,束手无策之时,脑壳里忽然灵光一闪,记起了以前念过一段的意念之法:祛病、健身、长功。就两手伸直,两腿伸直,全身放松,默念六字真言,效果不大。又虔诚改念: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南无阿弥陀佛。默默久念之下,似有所减轻。

一个钟头后,晚饭熟了,堂客喊他吃饭,他从竹沙发起来,拿起筷子扒饭,吃得比前面更慢,口里不得劲。夹得那么紧的假牙,两头竟然是活摇活动的,像跷跷板安在里面,不能顺利咀嚼。使用右边的牙齿,让三颗假牙协助,假牙就翘上去了,退缩不协助,像消极怠工的懒汉;转左边嚼饭,是真牙,有几个松动的,虽然没有假牙,是钢丝横灌于左,左边钢丝又翘上去了,被饭粒子顶上去的。一会儿左高右低,一下又是右高左低。越搞越差了,上下牙不对齿,上面的牙齿越界,偏外,难得咬到饭菜。先还可以嚼,安了假牙是吞的,疼痛加剧。问题在哪里,好像都是问题,左思右想不得要领。牙齿里面更加容易塞饭菜沫子了。林老头平时吃一满碗,这时只吃了半碗,大打折扣。口腔里更加不舒服,马上放碗马上用凉开水漱口,漱出了一些,里面还是有漱不出来的。牙缝不能进去东西,这将腐蚀好牙,加重口臭,使嘴巴像口粪缸。这不是个路,就试着用手把假牙掏出来,松松垮垮应该可以弄出来。起它的时候,又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起不出来,手一拿一光,又好像是焊在里面紧绷绷的。这就出鬼了。试起几次,手打滑。忽然想明白了,门牙位置下窄上宽卡着,拿出它当然不好搞,牙医诊牙不怎么样,把牙齿弄出来还是不成问题的。还是找他起了,解铃须得系铃人。早知这样,不如不搞。

堂客要他不起。

他停手对堂客说,“肯定要起,救那几颗好牙,莫把那几颗好牙涨坏了,就有天大麻烦了。我去了。”

堂客见他出门,并没有跟着一起去。说,“你起牙齿,他不会退钱,你就打水漂了。”

“我也不想打水漂,一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一,被他几分钟拿掉,怎么甘心。如果不起,那就性命攸关,那损失的就不止这几个了。”

堂客没有再说话,将信将疑。林老头走在路上想,我这是不是发癫,是不是冲动?我不是个轻易改弦易辙的人,不是要不得不会这样搞。这个现在就相当影响肉体和精神的假牙会帮助完成神圣的使命,恢复到从前吗?不须等待,已经证明不会,事实摆在面前,没有冲动,没有乌漆黄(乱来),是对的。现在的人很小气又都很大方,有的出钱几千元搞牙齿,有的还出上万,愿意做冤大头。他宽慰自己,肯定没有有的人丢得多,有的人肯定比他丢得多。

他又心里埋怨,怎么一搞事这样背时,碰好人不到,就碰得鬼到。别的人戴个假牙,啧啧,天衣无缝,以假乱真,大吃大嚼有真牙之功效,是有实际作用的假牙,等于真牙。自己戴假牙,不能帮忙,只给添乱,怎登大雅?百分之百的假牙,吃人的毒牙,就有必要拿了。他后悔,吃饭慢点就慢点,不好看就不好看,何必要来这一下,装什么假牙。现在苦不堪言,一刻钟都过不下去,宁可让几颗现成的牙齿戴罪立功,也不让假牙在口里作祟。

林老头并不是一个古而怪之的人,并不是一个夸大其词的人,也并不是一点亏都吃不得的人。少年时代就能背(忍受痛苦)。十一岁那年,他和一群少年到三擦港玩去,转身的时候,不知道是哪一根筋拧了,忽然向一根电杆爬去。爬到高处一个跟头摔下来,人事不省,其他人吓得纷纷逃离。等他醒过来,左手臂脱臼。回家不敢告诉家长,拍打家伙。一只手穿衣,一只手吃饭,没有让大人发觉。他不会自己诊,没有那个本事,也没有找任何医生诊,忍受巨大创痛,像没事人一般,听天由命,十天自然好了。从此,他什么亏都能吃。然而今天却背不住这个假牙的残害,整得够呛。背的结果,可能越背越糟糕,只能自己害自己,就让自己的嘴巴成天像口粪缸熏人吗?他害怕了,要起掉这个害人之物。

林老头像喝醉酒一样,跌跌撞撞一路行来,险些和一辆摩托撞个满怀。怎么,眼睛也花了,几步之外,就看得不真切。都是假牙惹的祸,没装假牙之前,眼睛那里像糊了尿垢(骂人眼睛的土话),哪有周身痛苦之事。好不容易走了四百米,到了陈试牙科。牙科的转闸门关了,不过下午六点多,一些做生意的趁这个凉快的时候大做生意。陈试牙科倒是见好就收,提前下班。林老头拿出手机,抬头看牌子上的电话,准备打。又一想,算了,莫弄得人家不高兴,要人家为你一个人再来一趟于心何忍。打了他如果不为你着想,推明天,不如干脆不打。他没有拉你,是你找的他,自作自受继续让假牙折磨一个晚上吧。林老头把手机装进衣袋,跌跌撞撞走回去。

夜里睡觉,耿耿难眠,这种情况只有五十年前出现一次,那是被真正毒蛇咬了的日子。明天不管牙医说得如何天花乱坠,不听他的梆梆响,一定起了鬼牙。

林老头还是二十多岁青年的时候,找医生不多。有毛病,找医生,大都解决,总体认可。认为医生非常神圣,了不起,是解决人间难题的专家。

南宁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呢
癫痫病治疗比较好的医院
重点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里

友情链接:

肤见謭识网 | 泡性角膜炎 | 临潼兵马俑 | 即墨大信镇 | 抠图的方法 | 杭州萧山机场航班 | 最好的财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