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教打篮球视频 >> 正文

【风恋】你是哪种款式的男人(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程晓楠要去上海了。一帮姐妹们围绕着程晓楠四处乱转。

程晓楠决定去上海前在南方的厦门工作。上海虽然是一个国际化都市,程晓楠在之前并没有想过要去,感觉那个地方离自己遥远,有点高不可攀。她去,是带着点无奈,有点被迫式的。因为有一个叫曹云飞的男人一直在上海牵扯着她的心肝,死不要脸的男人就是不肯回厦门。

零八年,是一个多灾多难的一年。雪灾,藏独分子闹事,地震,奥运火炬传递受阻等等,这系列大事件都发生在同一年。这些大事件,影响着全球,牵系着亿万人的眼珠。但这些大事件并没有正真影响到作为一个小人物的程晓楠。即使是金融危机也没有让程晓楠有危机感,依然过得没心没肺,工作稳定收入稳定,胡吃海喝绝不手软。

零八年真正影响程晓楠的应该是她自己,应该是人生中有意义或毫无意义叫做婚姻的这个东西。确切的来说,那就是程晓楠离开厦门去上海来并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不顺,而是因为嫁人心切,她想嫁人了,嫁人的对象是曹云飞。

零八年,程晓楠的年纪不小,二十九岁。女人到了二十九岁,如果还是单身那就会让人提心吊胆。二十九岁,那是害怕着要数皱纹来看妆容的年纪。如果再稍微放肆一下自己的生活,时间就会毫不留情的把你转到中年妇女的地带。程晓楠离中年妇女这地带不远了,只有一年的日子。因为人人都说,三十而立。到了三十就该成家立业,就该担负起责任,不再是一个没天没地的小丫头。

“即使你没有结婚,别人仍然会把你当成妇女来看待,三十岁不可能还是小姑娘,除非别人有神经病,要么是你自己有神经病。身材和脸蛋再好,也好不过年纪重要,年纪已过那些都是虚伪的家伙,飘渺的让你找不着边际,最后又摔下来,摔得粉身碎骨。”这些话是程晓楠那后悔没有结婚的大姐告诉她的,咬牙切齿的告诉她。

大姐程晓梅三十五岁还单身,有足够的资格来讲女人的感受。大姐也是因为年纪大,嫁不了,嫁不到自己想象中的男人。想要的那个王子,早已不是王子,而是成了王爸和王爷。四十岁以下的男人不愿意找一个三十岁以上的女人,除非他有别的目的,你有钱养着他,或者他生理有缺陷满足不了你。总之,程晓梅遇到的跟自己相当年纪的男人都嫌弃她年纪大。四十岁以上的男人,有钱的他也喜欢小姑娘,没有钱的你也不愿意嫁过去。要么,是拖家带子女的婚姻中不如意的男人。这一类男人作为还没有结婚的女人来讲是很致命的委屈。到了三十多岁还没有结婚的女人一般是桀骜好强,不太会屈服自己的高傲心灵。高不成低不就的那种尴尬,老姑娘程晓梅现在每天都在品味。

程晓梅灌输给程晓楠人生的苦楚后,于是,程晓楠心慌。她害怕自己到三十岁还是单身一人住在一个偌大的屋子里,还没有被男人用婚姻来处理掉。

2

零八年的秋天,那时候奥运会刚刚结束程晓楠便往上海飞。她的决定是单方面的,没有跟任何人商量过。有点心血来潮,神经发作。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她就把辞职书交上去了。老板仔细的寻找问题,是哪里对不住了程晓楠,没有少她一份钱啊,也没有对她图谋不轨啊。可都不是,程晓楠就是不想工作。

程晓楠临走前还是忍不住把心里话告诉了老板,“我是想嫁人,想疯了,再不结婚担心嫁不掉。”老板笑着说,“嫁不掉就嫁给我做小嘛,我会好生疼你的,女人不用担心没人要。”老板这话出来,程晓楠只能冷笑了。自己家里就摆着一个没有娶的老姑娘。

“我生一个女儿把她嫁给你岂不是更好,年轻又水嫩,二十年后你都老掉牙了也不用担心啃不动。”程晓楠戏谑着老板,笑得自己花枝乱颤。更把老板的魂魄都笑出来了。走出老板的办公室,程晓楠感叹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怪不得姐姐宁愿不嫁也守候着自己贞操。

程晓楠坐上飞机找好位置才告诉曹云飞,让他到虹桥机场去接她。那边的曹云飞以为是开玩笑,当程晓楠把空姐的声音和图片通过手机视频传给他的时候,他才相信这是事实,庸俗一点说就是吓得曹云飞在那头有惊慌失色的样子,暧昧一点说就是受宠若惊的感觉。

程晓楠去找曹云飞是有足够理由。因为五年前曹云飞就说过将来娶老婆,新娘一定是程晓楠。当时程晓楠和曹云飞是上下级关系,一个是编辑部主任,一个是编辑。

曹云飞长得有几分男人的姿色,像某个电影明星。成熟又有姿色的男人往往很讨得女人的喜欢。特别是在事业上有点成就的男人很惹女人崇拜。程晓楠也不例外的对曹云飞有几分心思,明里和暗里都对曹云飞坦白过。明里暗里喜欢曹云飞的漂亮女人也不止程晓楠一个,几乎可以排成一个排。程晓楠侧面观察过曹曹云飞,他是属于一直处以保守型的男人,似乎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程晓楠是一个行动派,主动派,对于自己喜欢的事物总是希望立即到手。主动出击,明里暗里跟曹云飞表白过心意。

不过,曹云飞对于程晓楠猛烈的追求也始终是若即若离,搞得程晓楠魂不守舍。毕竟崇拜者过多,曹云飞也难免会应付不过来,也就难免让程晓楠失落。关于这多情的举措,程晓楠认为是有足够大的把握能赢。凭她的外貌和才华,没有几个男人能逃过去。况且她还是主动出击,在女人堆里她数二没有人会争着数一。既然是自己主动追求的人家,也就隐忍着曹云飞的若即若离,毕竟心爱之人不能吓走了。

程晓楠二十四岁生日的那个晚上,意外的惊喜出现。一个人在家正为无人晓得自己的苦衷而烦恼的她突然接到了曹云飞要来给她过生日的电话。一个漂亮的蛋糕,加上一瓶法国红酒,俩个人就这样浪漫到了极点,也让程晓楠激动的醉到了极点。曹云飞终于附在程晓楠的耳边轻声说,小楠,原来我是爱你的,我做你男朋友吧。程晓楠稀里糊涂还带着激动地心情把保守了多年的身子在那个晚上都给了曹云飞。一夜下来曹云飞也看到了床单上醒目的代表纯洁的血迹,他就说将来娶老婆一定娶程晓楠。

程晓楠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她记住了曹云飞的话,也记住了曹云飞身子的味道以及记住了那个晚上他冲动起来的面孔。男人一旦占据了女人的第一次,那么这个女人是会对你一辈子记在心里,打都打不走。也就是那么多人对初恋刻骨铭心的回忆和悔恨也是有道理的,第一个怎都比后面的好。

换过来说也是程晓楠从众多的追求者手中独拥了曹云飞,令单位的姐妹们羡慕和嫉妒不已。公开恋情后的他们被单位上下看好,这才是真正才子佳人的绝配,曹云飞不但是才子也有样子。那段日子程晓楠整个人都飘忽忽的,像上了天堂,幸福快乐的不得了。

程晓楠大学谈了几年恋爱换了几个同学都没有被他们攻破防线,她为的目的就是把人生的第一页让最爱的人来翻开。可见曹云飞的魅力和程晓楠崇拜曹云飞的地步,到了让他翻开人生的一页,她实实在在的爱上了他。程晓楠还抽空把曹云飞往一对老人家的面前一带,老人家也是喜欢的不得了。从那以后,程晓楠把自己往曹云飞身上绑,渴望着做曹云飞的新娘。

程晓楠在付出了身子给曹云飞不久后,大概是半年左右,曹云飞把工作换到了上海。这一走是五年的时间,从此两地的彼此思念。

五年前曹云飞是三十四岁的中年男人。程晓楠确实很爱曹云飞,尽管曹云飞大了程晓楠十岁。可是从生日那晚上以后曹云飞再也没有碰过程晓楠的一根寒毛。套用曹云飞的话是,反正你程晓楠是我的人了,我不能亏待了你,等结婚后你给我不迟,我能等。

程晓楠相信曹云飞的话,反正自己的第一次行使权都交给了曹云飞,是他的人了,他曹云飞能等,不只顾着要身子那就证明他是一个值得依托的男人,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俩个热血男女因此缔造出了一段马拉松式的爱情传闻。

可这一等,等走了程晓楠好几年的光景。一年两年过去后曹云飞再也没有讲过半句娶程晓楠的话。按道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应该为自己的终身大事着急才对。曹云飞偏偏不急,越是年纪大了越是没有谈过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一点,让程晓楠有点茫然,也觉得很不舒服。但又没有办法,她还是爱他,他也一直还在说爱她。男人应该以事业为主,有了事业才能让婚姻美满长久,老了才不会让自己落得狼狈,将来的孩子也才会幸福快乐。这话曹云飞每次跟程晓楠打电话或见面都要讲一次。程晓楠都能反着背下来了。

曹云飞在上海的日子里,通过电话时不时告诉程晓楠他喜欢她。时不时的赞美程晓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就连上海美人扎堆的繁华都市里也难寻像程晓楠这么水嫩这么耐看的女子,她是他的女神。程晓楠听了很舒心,因为这全是曹云飞讲的话。如果换人讲这样献媚的话,程晓楠是不理会的。目前除了曹云飞再无他人能打动她的芳心。她把自己的一生一次性托付给了曹云飞。曹云飞人走了,把魂魄附在程晓楠的身上。朝朝暮暮,一天复着一天,一年复着一年,程晓楠毫无怨言的对曹云飞思念,对曹云飞牵挂,对曹云飞嘘寒问暖。

程晓楠的父母留给程晓楠一套三居室的屋子去了另一座城市生活。没有曹云飞的日子,程晓楠一个人独守偌大的房子。她所有工作以外的时间用爬格子来打发,用文字的游戏来编辑对曹云飞的情感。一行一行的思念,像春天的种子种在土里,程晓楠用双手细心呵护着每一天,她等待着秋天的收获。等了一年,重复了一年,又轮回了几年这开出的花依旧还在枝头,却未见结果。枝头的花在风里,露出了被日子拷问过得痕迹,几番雨水残落下的斑驳显得有点刺眼。照过镜子后,程晓楠心慌起来了。再这样等下去,那是不行的。母亲也在另一座城市时不时来电话关心女儿一生的大事,催促着她要抓紧了,要是过了那个劲头,以后要结婚会很难。父母的催促,程晓梅的嫁不出去,一点一点的焦灼着程晓楠的心。

按程晓楠的样貌,追求的人是开着小轿车排队来的。程晓楠自己都不知道是那根神经中邪了偏偏对远在异乡的曹云飞情有独钟,婉拒了众多的慕花使者。程晓楠自己也问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对曹云飞那么死心塌地的爱?是爱他的样貌,年纪,还是爱他的才华?程晓梅总结程晓楠爱曹云飞,其实就是虚荣,看上人家长得好看看上人家有事业心。程晓梅还说程晓楠将来会后悔,会跟她一样嫁不出去。程晓楠对程晓梅的话嗤之以鼻,她才不相信曹云飞不娶她。

其实程晓楠看中曹云飞不仅仅是他的外表,内在的更重要。内外兼修的男人不少,能像曹云飞那么内外兼修又好强的男人就更少了。用程晓楠以前说过的一个词来讲曹云飞就是精致。生活层层面面都讲究的男人是程晓楠崇拜的偶像。曹云飞的生活就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要乱,衣服一丝褶皱都要熨烫平整,饭菜凉了绝不入口。对生活这么精致的男人哦,那里找呢。铁定了,程晓楠是爱上了曹云飞。

曹云飞还有一个优势,年纪。程晓楠天生来喜欢的是大哥哥样的男人。成熟的男人像一杯陈年的红酒一样比较上她的味口,即使是看着当花瓶摆设,她也喜欢。上年纪的男人对生活有经验谈起话来做起事来都老到,能抓到一个人心坎痒痒的要害处让你欲罢不能。虽然程晓楠没有跟过别人,凭她的聪明她晓得其中的奥妙。这种男人的胸膛和肩膀靠起来才有男女般配的平衡性质。

3

这五年的时间都是曹云飞从上海飞到南方来跟程晓楠见面。三个月或两个月的一次见面顶多是住一个晚上,这还是分开来睡觉,连那个意思都没有。两个人顶多是拥抱相互接吻几下,再无进展。这让程晓楠很是纳闷,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就不会想哪门子事情呢?程晓楠几次主动上阵,她宽衣解带让自己完整地呈现给曹云飞,也动手帮助曹云飞宽衣解带,都令程晓楠失落。曹云飞把赤条条的程晓楠抱在怀里,呢喃细语的说,你第一次都已经给了我,我要好好的爱惜你,我就是再想,也要等到结婚的那个晚上才会大开杀戒了,我们都好好的保留,要不然到时候没有了那种神秘感。

程晓楠只好由着曹云飞的想法。或许曹云飞这话是对的,也或许是对女人负责任的表率。都说恋爱的女人都会变傻,在程晓楠的身上很有印证。

曹云飞每次来会带上一份礼物,从手表到手链,从项链到手机,从鞋子到衣服,变换着不同的东西。这也多少弥补了程晓楠很多的空虚,精神上算是有些许补偿。看着这些贵重礼物程晓楠明白曹云飞是爱自己的,要不然曹云飞不会那么细心地知道她穿多大号码的衣服和多少尺寸的鞋子。程晓楠更期待着曹云飞有朝一日能为她戴上一枚戒指,嫁给这么一个细心的男人她很情愿,情愿等待,等到他来娶她,要她。她始终相信会有那么一天,曹云飞安排一个神秘又神奇的婚礼。

程晓楠同样为曹云飞准备不少礼物。他爱穿衬衫,她一口气买好几十件不同颜色的挂在衣柜,他胡子多,她买名牌几百上千的剃须刀,他爱穿西服,她偷偷量了尺寸跑裁缝店定做。做这些的时候,程晓楠有种幸福的感觉,很满足。她时常美美的幻想一个家的样子,只要一摇身自己就变成了曹云飞的老婆。未来的老公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想想都是美滋滋的味道,兴奋的三天都不用吃东西。

癫痫发病时怎么急救
癫痫的诊断依据
中医能治小儿癫痫病吗

友情链接:

肤见謭识网 | 泡性角膜炎 | 临潼兵马俑 | 即墨大信镇 | 抠图的方法 | 杭州萧山机场航班 | 最好的财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