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旺旺登陆不上 >> 正文

【荷塘】 等 (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宋锦是个普通人,大多数情况下他只能做配角,配角是为主角服务的,就像红花配绿叶,宋锦觉得自己多半辈子都是在等候中度过,是为了陪衬别人而活的。

各种形式和原因的等候,贯穿了宋锦的生活,以至于成为了一种习惯。一天之中如果没有等候点什么,他感觉就跟没过一样。

大多数的等待作为生活常态,对宋锦无足轻重,已经在他的记忆中淡化了,而有的等待却是刻骨铭心的,多年以后当时的情景时常在他脑海中浮现,恍若刚刚发生。

二十四岁那年,同事给他介绍了个对象,见面后双方还算满意,于是就开始了正式交往,不过几个月过去了,女方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关系没有太大的进展,每次约会,女方都是很晚才到,有时他还被放了鸽子。

最后的那次约会,女方整整迟到一个小时,宋锦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在他的质问之下,女方才不得不承认,她一直脚踩“两只船”,想考验考验他和另一个男生谁更有耐性,他恍然大悟,冷笑一声扬长而去,从此两人就分道扬镳没有交集了。

后来遇到了现在的夫人,也许是心有余悸,谈到了男女朋友约会谁等谁的问题,女孩子直爽地说:“真正在乎一个人,是会全心全意对待他的,正常情况下是不会让他多等一分钟的!”他顿觉释然,两人从恋爱到结婚一路顺风顺水。

宋锦刚迈进四十的不惑之年门槛,所在的国企突然宣布被另一家国有集团公司收购,收购方准备精简人员,如果没有特殊原因,四十岁以上的职工要求一律内退,他当时就慌了,自己上有老下有小,如果被“一刀切”了,家庭的经济支柱不就倒了吗?

从同事的嘴里,宋锦意外得知那家集团公司的负责人孙总是他初中同学,虽然没有深交,但还是相互熟悉的,他儿子和孙总的女儿也是小学同学,去年初中同学聚会,他还和孙总喝了好几杯加深酒,聊得很是投机。

宋锦在公司是业务骨干,他觉的孙总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于公于私怎么也会对自己网开一面的。但毕竟有求于孙总,即使是老同学,也要向孙总表示出自己的敬意。他找了个机会,向孙总发出酒宴邀约,孙总说让他安排就是了,正常情况下他一定到场!宋锦在五星级酒店里定下一桌宴席,并喊上了几个要好的初中同班同学作陪。

宴席定于周日下午六点,宋锦早早就来到酒店等候,能请得动已经很给他宋锦面子了,酒宴档次当然是要高的了。

六点已过,孙总迟迟没有入席,打电话过去,那边人声鼎沸,他说正在参加一个商务活动,一个小时后会到的。一个小时过去后,宋锦觉得这次没问题了,斟满酒,上了菜,万事俱备,就等孙总入席了。

半个小时又过去了,大家面面相觑,热菜已经成了凉菜,任宋锦望眼欲穿,就是不见孙总的踪影,又一次打电话过去,语音提示关机了,等了一会再打过去,依旧关机,他懊恼地一挥手,“不等了,开吃!”几个饿狼一样的陪客风卷残云般把满桌的酒菜消灭殆尽。

次日早晨刚上班,公司内退名单就张贴出来了,宋锦的名字赫然在列,他一上午都感觉头晕脑胀昏昏沉沉的,后来朋友的几句话点醒了他,孙总压根就没打算赴你那个兴师动众的大场,这个年月,同学友谊值几个钱,你应该奉上真金白银,看在钱的面子上,事就不愁办不成,你摆场瞎等,结果把事等黄了!

宋锦懊悔不已,但是事情已无逆转的可能,通过这件事,宋锦终于明白了残酷的现实,面子要么用利益去交换,要么用钱去买,否则没有谁会白给你的。

为了谋生,宋锦做了一名的哥,在路上等活就成了常态了。打出租车的乘客三教九流,素质有高有低,都想车等人,没有愿意人等车的,好在宋锦已经适应了等候者的角色,尽可能提前等候乘客,他服务态度好又有耐心,生意倒也不算差。

有次因为交通管制让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多等了几分钟车,这位乘客上车就阴沉着脸指责他没有时间观念,横挑鼻子竖挑眼,根本不听他任何解释,下车后不仅少付了十块钱打车费用,还嚷嚷着要投诉他,他只有委曲求全,一再道歉,那位乘客才悻悻地离去。

当然也有善良的乘客,一个寒夜有位夜店女约车,宋锦因为绕了点路迟到了十几分钟,夜店女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过来安慰他:“多等会儿少等会儿算什么,不是为了讨生活,谁会半夜里不在被窝里睡热乎觉,跑在外面瞎折腾呢!大哥你说是不是?”宋锦连连点头称是。路过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她下车给他买了一杯热腾腾的牛奶,说是让他驱寒,让他感动不已。

一天深夜,宋锦开车在路上转悠了好久也没等到活儿,多多少少有些沮丧,正想收工回家,这时出租车公司业务调度电台提示:前面200迷处洋子酒吧有客户约车,他就加速度赶了过去。

他刚把车停稳,就见从洋子酒吧里走出三个摇摇晃晃的年轻人,来到了他的车前,“飞机头”和“瓜皮头”把一个醉的几乎站不住脚的女孩子硬塞进车里,然后一左一右把她挤到中间,女孩子嘴了含糊不清嚷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一股浓烈酒气扑面而来,宋锦被熏得差点呕吐,正想把他们撵下车,却从后视镜里看到醉酒的女孩子好熟悉,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孙总的女儿小孙。几年没见,小孙已经长成一个大姑娘了,只是衣衫凌乱,头发蓬松,满身酒气,没有了女孩子的矜持和含蓄。

“飞机头”告诉宋锦要去北郊,小孙好像意识到了危险,挣扎着要下车,被“飞机头”和“瓜皮头”死死控制住了。“瓜皮头”不耐烦地冲宋锦喊道:“你还等什么等,不是告诉你地方了吗?快开车啊!”见车没有动“飞机头”口气有点软,“大叔,你快开车,车费我给你双倍!怎么样?”

此刻,宋锦大脑里翻江倒海,“飞机头”和“瓜皮头”显然不怀好意,把他们送到北郊就等于把小孙送进虎口狼穴,不要说小孙是老同学的女儿,就是素不相识遇到这种事也不能不闻不问,于是他拿定了注意,开动了汽车。

“飞机头”和“瓜皮头”酒醉心不醉,很快发现出租车行驶的方向不对,“飞机头”大吼道:“你装什么逼,我让你去北郊,你为什么把车往反方向开?”宋锦不紧不慢地说道:“那个姑娘不是说要回家吗?我先把她送回家,再送你们去北郊不是一样吗?”前面一公里处就是派出所,只要到了那里,小孙就安全了,他想到这里脚下猛踩油门向前冲去。

“飞机头”和“瓜皮头”似乎明白了他的用意,“瓜皮头”从身上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到宋锦的后腰上,“我看你是活腻歪了,敢耍老子!快掉头,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这时小孙被吓得酒醒了一大半,全身瑟瑟地发抖。

见宋锦仍然没有掉头的意思,两个人慌了,穷凶极恶的“瓜皮头”一刀刀刺向宋锦的身上,鲜红的血一下喷涌出来,“飞机头”从后座探过身去,要争夺方向盘,宋锦忍者剧痛紧要牙关紧紧抱住方向盘,车飞速地冲进派出所大门,猛踩刹车,车子戛然停了下来,他眼睛一黑,就什么不知道了……

原来“飞机头”和“瓜皮头”是两个背负人命案的歹徒,他俩用网络交友的手段诱骗小孙上钩,下一步准备实施强奸和敲诈孙总的计划,在洋子酒吧他俩成功把小孙灌醉了,如果宋锦把他们送到北郊去的话,他们很可能就会得手,没想到宋锦识破了他们的阴谋,阻止了他们。两名歹徒被警察当场抓获了,小孙被获救了,宋锦因为受伤严重昏迷了三天三夜。

宋锦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三天三夜以后,他发现自己躺在洁白的病房里,医生、护士,他的妻子和儿子、孙总夫妇和小孙,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人围在他身边,见他醒来,愁容满面的众人一阵欢欣雀跃,孙总上前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老同学,你是我女儿的救命恩人啊!”

宋锦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很快就传遍了全市,人民都在密切地关注着他。

电视台记者抢先来到宋锦病床前做现场采访,当记者问道:“此时此刻你最想说的是什么?”宋锦红着脸说:“以前都是我等人,想不到现在有这么多人在等我,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患者癫痫疾病的症状
癫痫病的最好治疗
治疗青少年癫痫病的办法

友情链接:

肤见謭识网 | 泡性角膜炎 | 临潼兵马俑 | 即墨大信镇 | 抠图的方法 | 杭州萧山机场航班 | 最好的财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