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爷爷泡的茶歌词 >> 正文

【流年】风居住的街道(选择证文 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因为喜欢,所以喜欢。

——题记

一、美丽的冬天

那是一个美丽的冬日。雪花像一只只洁白柔软的水母,欣喜地扇着小巧灵动的翅膀,在广阔的天地之间翩翩起舞。天幕中像是挂了一幅硕大的雪帘。透过这幅硕大的雪帘,我看到一个纤尘不染、纯洁无瑕而充满神韵的美丽世界。

大地、树木、房子……都披上了崭新的白衣裳。我站在长长的长安街的中央,感觉自己像是走进了一个白色的王国。在这个白色的王国里面,我恍惚自己是一个公主。世间的别离、城市的喧嚣、人生的苦痛、生活的无奈……都与我无关。

我大口大口贪婪地吸着这经过雪花过滤过的干净又湿润的空气,我的脾胃刹时就润泽起来,脸色红润起来。

我用双手,去触摸那一只只洁白的小精灵。这些小精灵,落在我的手心上,一会儿就和我的肌肤融为一体。我的肌肤,顿时就滋润起来,雪白光亮。

周围是一群群的大人和小孩,他们在恣意地滚着雪球、堆着雪人、打着雪仗,他们的笑声给这个城市带来了无尽的生机。还有成双成对的小情侣们,他们手挽着手,尽情地享受着上天恩赐于他们的美丽天堂。

这个冬天,真美啊!

突然,耳边传来一首忧伤而缠绵的曲子。这首曲子,平平仄仄地穿透这个寒冷的冬天,延宕到整条长安街的尽头,也渗入到我的灵魂深处。这首曲子的感染力无疑是浓重的,也是深刻的。不然,我的灵魂深处,怎会感觉到被一种东西撞击着?

我循着曲子的声音,来到怡心乐园。这是一家CD店。

进到店内,询问店员,曲名叫什么?

店员答:《风居住的街道》。

道了声谢谢。我转身准备离去。打算回家在电脑中下载这首曲子到手机上。

“等等。”店员的话,让我转过身子面对着他。

他,棱角分明,英挺的剑眉,一双略带忧伤的眼神,高挺的鼻子;性感的嘴唇;修长的身段……哦,这个男子长得真好看。我不是花痴,我只是适时地欣赏人间的美。

“你喜欢这首曲子?”他很友善地笑着问。

“喜欢。”我答。

“可以说说,你为什么喜欢这首曲子吗?”他好像很有兴趣知道这个问题。

“没有为什么,因为喜欢,所以喜欢。”我简短地回答。

他紧紧地盯着我的眼,一边重复着我说的话,“因为喜欢,所以喜欢”,一边好似在想着什么。然后没有再说话。道一声再见,我别过脸,离去。

这个美丽的冬天,我记住了《风居住的街道》这首曲名。

二、花香的春天

不经意间,美丽的冬天已悄然离去。春天的脚步,迫不急待已到来。

春天到来,万物苏醒,北雁南飞。

青青的柳树,在暖暖的春风吹拂下舞动着它柔软的腰肢;小草泛出一层层欲滴的新绿,新绿的色彩浸染着它生命的重生;屋檐角落下面青苔褪色的痕迹,告诉着我们岁月又增加了一个年轮。

一年又一年,一天又一天。我在家和公司,二点一线地来回着。生活,是如此简单而枯燥地过着。很多时候,真的很想很想抛却尘世的牵绊,与一个和自己相爱的男子,去一个清静的小山村,喝着小米粥吃着青菜萝卜,养几只鸡鸭,种些瓜果蔬菜,过着与世无争简单的小日子。相濡以沫,相守到老。如此,甚好。

可是,想法总是很唯美的,而现实中没有唯美。

上海二号地铁里。我坐在靠门的一个座位上,戴着耳塞,循环地听着《风居住的街道》。

如果说,其他城市的地铁公交公司有亏损,我会相信。但是上海的公交地铁公司,亏损是不可能的事情。公交上,地铁里,从来都是人山人海,尤其是上下班高峰之际。

地铁经陆家嘴站,拥进来一大群又一大群的人。其中有一个年轻妈妈抱着一个幼儿,歪歪扭扭地撞了进来。见状,我起身让座。让座,是一种美德。这社会,虽然美德有所缺,但不是到处都提倡美德吗?身为九零后的我,很想创造并拥有这份美德。

年轻妈妈向我绽放出如花的笑脸,对我说了声“谢谢”,就连那幼儿,也咧着小嘴对我笑了。

我笑着点点头,收下了年轻妈妈的“谢谢”。

刚站好,听到一声:“是你呀?”

我看到站在我身旁的一位男子在看着我。不知他到底在和谁说话。拥挤的人群,把我和他挤在一起,很近很近。近得我可以通透地看到他满眼的忧伤。这忧伤,有些似曾相识。

“我记得你。”他说。这次,我确定他是在和我说话。本不想搭理他。但是看到他满脸正气不像是坏人,也不是随意搭讪的人。

“我们见过?”我取下耳塞,问。

“怡心乐园,《风居住的街道》,记得吗?”他很认真地说着。

我快速地搜索着记忆中的片段。突然,记忆片段里面跳跃出那个美丽的冬日、那个怡心乐园、那首《风居住的街道》,那个有着英挺剑眉的男子。

只是,眼前的他,消瘦了好多。整个人看上去远不如几个月之前那么有精神。唯一没有变的是他的眼神还如当初那样的忧伤。

怪不得,怪不得刚刚看到他满眼的忧伤,我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好意思,我想起来了。你是怡心乐园里面的店员。谢谢你告诉我那首曲子的名字。我非常喜欢这首曲子。”

“不谢。这曲子,我也喜欢听。我不是店员,那是我一个朋友开的CD店,那天他有事。我是去帮忙看一下店的。”

“嗯。这样啊。”

“可以说说,你为什么而喜欢这首曲子吗?”

这个男子,看来不是一个很会聊天的人,这句话,他以前明明问过,再次相见,他居然问着同样的话。

“没有为什么,因为喜欢,所以喜欢。”我学他,他问一样的话,我也回答一样的话。

“你的回答,很特别。和你的人一样。”

我浅浅一笑,不再说话。戴上耳塞,继续听着《风居住的街道》。这首曲子,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氤氲着忧伤的音韵,显得很是格格不入。然而,我却是如此喜欢。

地铁到达张江站,我们同时下。

“《风居住的街道》,我喜欢。”在我们互道再见的时候,他留下一句话。

我笑笑。然后各自离去。

看着消瘦的他,很想问问他是不是生病了,但是,我和他不算太熟悉,问得太多毕竟不合适。

这个飘着花香的春天,我记住了他,这个有着英挺剑眉的男子。

三、冰凉的夏天

时光的脚步,从来不会因为任何事物而停歇一分一秒。这个夏天,如约而至。火辣辣的太阳把人间蒸发得火烧火燎的,就连空气都是滚烫滚烫的。

不管太阳是多么的火辣辣,生活还得继续,工作还得继续。为了避免火辣辣的太阳的照射,早早起床,早早来到张江地铁站。

“是你呀。”

抬起头一看,张江地铁站进口的不远处,我看到了他,那个有着英挺剑眉的男子。

我朝他点点头笑了笑。只见他朝我这边走来。

他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得让我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消瘦得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每天都在挨饿?他的脸色好灰暗,一副病恹恹的面容,毫无神采。

这时,有一个人突然窜到我的面前,在我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抢走了我的包拔腿就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他大声说快报110,然后见他快速地去追赶那个抢我包的人。

拨打110后,我紧跟着也追了过去。原来,抢包的人还有同伙。远远地,我看到三个人在围着他一个人,拳打脚踢。好像还有人拿出了匕首……

我在疾速朝他们跑去的时候,不停地高喊着“我已经报警了”。这时,有不少好心的人,也在往他们那里跑去。

那三个人似乎是听到我的喊声“我已经报警了”,也似乎是看到一群人朝他们那里跑去,他们一窝峰地跑了。

我跑到他身边的时候,只见他已身中数刀,满身是血地蜷缩在地上。而他的怀里,牢牢地抱住的是我的包。我心痛,眼湿。

更让我心痛不已的是,有一只匕首颤颤巍巍地立在他的左胸口,深深地。

110赶到,不久后将抢包的人抓获,三个贼头贼脸的猥琐男,真是胆大包天啊,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明抢,还用了匕首。

120到来之前,他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说,“《风居住的街道》,我喜欢……”说完,昏迷过去。

血从他的体内不断地流出来,鲜红鲜红的血,染红了他的衣,染红了我的眼,也染红了我的心。

在去市医院的途中,我从他的身上找到手机。看到他最近联系人中有妈妈的称呼,我回拨了过去。简略告之情况。

电话那端,传来他妈妈惊恐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层层的阴霾。

手术室外面的休息厅里。

他的妈妈来了,没有见到他的爸爸。只见她满脸的皱纹,满头的白发。我很想走上去安慰她一下。可是,我终究是没有这样做。

我想,此时此刻,他的妈妈需要的只是安静地等待。这种等待,不能有任何的分神,唯恐一丝的分神就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我默默地站在窗户前。巨大的担心和害怕蔓延至我全身的每个毛孔里面。

红尘过客,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和重逢,本应该是值得开心的。可为什么,我和他的再次重逢,是如此的让人惊心动魄?而且还赔上性命之忧?假如他因此而丢失性命,我将以什么姿态去面对他的妈妈?我又将以何种心情去怀想他?

如果可以,我宁愿现在躺在抢求室里面的人是我,而不是他,不是那个有着英挺剑眉满脸正气的他;不是那个总喜欢说着重复话语的他;不是那个消瘦得让我莫名其妙生出心痛的他;不是那个满眼忧伤的他;不是那个告诉我《风居住的街道》这首曲名的他。……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我只觉得仿佛是一场梦。梦来得太突然,突然得我简直都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我但愿这只是一场梦。

可是我知道这不是梦。因为我看到,手术室外面的休息厅里,有好多人在那里或静静地坐着,或焦急地来回走着。他们和我们一样,在等等。等待一个生命的重生,等待一个生命的归来,也在等待人间美好的重现。

我在心里不停地祈祷。祈祷他平安无事。

两个小时,在时间的长河中,是沧海一粟。而今天这两个小时,却是如此漫长。漫长得感觉有一个世纪之久。久得足以让沧海化为桑田。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我一个箭步奔上去,看到他闭着双眼,安静地躺在上面。

“请问医生,没有什么事吧?”他的妈妈问道。

“把他推入病房,他需要好好地静养。二至四个小时麻药过去,他会醒来。这次他真是幸运,就差那么0.1公分,匕首就插进他心脏里面去了。这次的伤,倒是没有危险了。不过,我们发现了另一个情况。”医生说。

“什么情况?”他的妈妈问道。

“谁是她的爱人?”医生看了看他的妈妈问道。

我一听,感觉这个情况,是一个非常非常不好的情况。可能,医生怕年迈的她承受不了这个所谓的另一个情况吧。

“医生,他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呢。我是他妈妈,你告诉我吧。”她的妈妈急切地说着。

此时此刻的我,很想很想对医生说,我是他的爱人。可是,我到底是没有这份勇气。

“他得了肝癌。晚期。”医生低沉地说着。

医生的话,让这个本来炎热的夏天,刹那间变得像冰窖一样寒冷。

怪不得,怪不得他如此消瘦、如此病恹恹。却原来,事实上他是真的有病。

他的妈妈当场昏倒。

当她醒来后,来到我身旁把我拉到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我说,“这可怎么办呢?都是我粗心啊。我也曾问过他,消瘦得厉害是不是有病,我让他到医院查查看的。他对我说‘妈妈,我好着呢,我这么年轻,能有什么病。放心吧,你儿子好着呢。’我却这么轻易就信以为真。”

“阿姨,你别太难过,别着急,我们一起想办法。给他治病。”我除了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呢。

他的妈妈让我不要告诉她儿子真实病情。她说怕他承受不了这个意外的打击。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而年迈的她,又怎么承受得了这个打击呢?

在一番思考后,我决定告诉他真像。毕竟,他有权力知道真像。或许在余下的时光里,他有自己想要去实现的愿望。

在他醒来后的第三天,背着他的妈妈,我把真实病情告诉了他。

他打着点滴,裹着纱布,睡在那张白得刺眼的床上,沉默了好久。

“我知道,我早就知道我得了肝癌。”他说。

“你知道?那你为什么不治疗?”我为他的回答震惊。

“我从小就没有了爸爸。妈妈没有再嫁,妈妈怕再嫁我会‘吃苦头’。是妈妈独自一个人把我拉扯大的。妈妈不容易。她吃了不少苦头。她当过保姆,做过短工。甚至,她做过清洁工。但是再苦再累,妈妈坚持着供我大学毕业。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毕业后,我一心想着要多赚钱,让妈妈过上好的生活。可是,我还来没得及让妈妈过上所谓的好生活,我就发现自己得了这病。治疗这病,要花很多钱。这钱,不是我能支付得了的。我不想治,我只想在我余下的时光里,多赚些钱给我的妈妈养老。我只是觉得对不起她,她一生辛劳只为了我,而我却不能够陪她终老……”说完,泪水从他的眼睛里面泛滥出来。

癫痫病医院排名哪家
广西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
北京怎样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肤见謭识网 | 泡性角膜炎 | 临潼兵马俑 | 即墨大信镇 | 抠图的方法 | 杭州萧山机场航班 | 最好的财经网站